联合专稿
    首页  > 联合专稿  > 中国新闻
联系我们
  • 传真:
    +3618142532
  • 邮箱:
    ouya1999@126.com
  • 电话:
    +36307362888
走進花城博物館 尋港故宮「同款」
来源:
发布时间:2022-07-24
市民在南越王博物院觀賞定窰瓷器展覽。

(大公報 記者 黃寶儀)已於7月正式對公眾開放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匯集大批珍寶:神態自然的孩兒枕、威武勇猛的虎枕,還有色彩斑斕的琺瑯瓷……在展品中,廣州市民也不難從中發現熟悉的「身影」——原來,自己身邊的博物館裏也有不少與香港故宮展品遙相呼應、異曲同工的「同款」:它們或是流落在外被香港藏家購得後捐出,或是產自灣區內地城市,被列入貢品名單北上京城,後被故宮博物院調撥到廣東各博物館收藏。如今雖不能到香港故宮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,但行走花城,造訪博物館,也能在不經意間感受偶遇香港故宮「同款」的趣味。

北宋定窰孩兒枕稱得上是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鎮館之寶。「定州花瓷甌,顏色天下白。」定窰出自古定州,以燒造白瓷而名揚天下,自唐至元經歷了七百年的盛衰發展。歷史上的定窰長期承擔貢御、進奉等官派任務,燒造供官府和宮廷使用的瓷器。產品同時遠銷朝鮮、日本、埃及等地。

定窰產品胎質潔白,釉質溫潤,素雅古樸,歷史上追捧者眾多,清乾隆帝正是其中之一,其《御製詩集》中提及定窰的次數僅次於官窰。乾隆皇帝對孩兒枕尤為鍾愛,據清宮造辦處檔案記載,乾隆在位期間曾多次提看孩兒枕,並下令為其配製木座、棉墊。

橫卧娃娃擎荷 盡顯天真童趣

暫時無法親臨現場看看深受乾隆爺喜歡的孩兒枕,記者便走進了廣州的南越王博物院王墓展區,欣賞它的「同款」──金代定窰褐地剔牡丹花擎荷葉娃娃枕。和北宋定窰孩兒枕的卧睡娃娃造型不同,金代定窰褐地剔牡丹花擎荷葉娃娃枕的枕座是橫卧娃娃擎荷形象,以荷葉作為枕面,娃娃閉着眼睛側身而卧,看起來多了幾分童趣與天真。南越王博物院館員黃巧好告訴記者,孩兒枕流行於金代、宋代,當時民眾喜歡多子多孫,就連枕頭都要使用兒童造型,寄託他們「多子」的期盼。

南越王博物院王墓展區不僅有香港故宮的「同款」孩兒枕,還有「同款」虎枕。古代百姓把虎視為有靈性的保護神,他們相信以虎為枕可以避凶除惡,去邪壓驚。南越王博物院的「同款」金代山西長治窰褐地黑白彩虎形枕,以卧虎為枕座,額頭中間畫一「王」字,在虎頭、尾、爪部位塑出大致凹凸輪廓,再用墨彩畫出條紋狀虎斑與虎口、眼、鼻、耳等,整個虎身不成比例,頭部巨大且與身體融為一體,四肢明顯縮短,看起來帶有一點卡通感,與香港故宮虎枕的猛虎形象截然不同,又相映成趣。

港商伉儷 義贈200餘藏枕

值得一提的是,南越王博物院這兩件香港故宮「同款」都來自香港著名實業家、文物鑒藏家楊永德伉儷的捐贈。據介紹,楊永德約於20世紀70年代把視線轉向宋代陶瓷枕,在他看來,陶瓷枕既是實用器,又是藝術品,其造型、釉色、裝飾手法變化多樣,飽含樸實的民間韻味,有些枕上題寫的詩詞或格言還具有道德教化的寓意。記者從南越王博物院了解到,目前館內共收藏枕類文物776件。

1992年,楊永德與夫人將多年珍藏的200多件中國唐至元代陶瓷枕捐贈給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(今南越王博物院前身之一)。這批藏枕數量之多,品類之全,窰口之眾,在當今之收藏單位中亦屬少見。黃巧好表示,今天觀眾欣賞這些珍藏瓷枕的同時,也可以從中感受到香港實業家的家國情懷。

廣東省博物館館藏的銅胎鎏金透明琺瑯花籃座鐘。

故宮珍藏琺瑯:「我來自廣東」

如果香港故宮的國寶會說話,大概有部分展品會告訴觀眾:「我哋識講廣東話㗎!」200多年前,它們從廣東出發,作為貢品被送往京城,或在清宮造辦處由廣東工匠製作,時隔兩個多世紀後,它們終於又南下「回家」。

對於廣州市民而言,香港故宮展品中最熟悉的,一定是鏨胎琺瑯「太平有象」。2019年,這對大象回到了廣州鎮海樓。廣州博物館副館長曾玲玲說,之所以用「回」這個字,是因為這對大象於1776年由廣東巡撫李侍堯進貢進京──高達1.5米的一對大象馱着一個寶瓶,寓意國家太平,人民富足平安。

曾玲玲告訴記者,像「太平有象」這樣有灣區「血統」、北上再南下的國寶還有很多。上世紀60年代,故宮博物院調撥一批文物入藏廣州博物館,包括廣鐘、陶瓷、牙雕、琺瑯器、絲織品等。而在廣東省博物館,同樣有一座來自故宮的銅胎鎏金透明琺瑯花籃座鐘,它背面有一個小玻璃門,打開以後就能看到銅胎上篆刻着「Canton」和「Leong Kan」字樣。「Leong Kan」可能是商舖的名稱或製造者的姓名,兩個英文名字一起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,那就是這個鐘來自於廣州。

由故宮調撥的象牙龍船。(受訪者供圖)

港口地緣優勢 造就「鬼斧神工」

要理解「鬼斧神工」這個詞,看一看象牙球就知道了。明人曹昭在中國現存最早的文物鑒定專著《格古要論》中寫道:「嘗有象牙圓球兒一個,中直通一竅,內車數重,皆可轉動,故謂之鬼工球」,說的正是象牙球的製作技藝。

在廣州博物館,記者看到了「鬼斧神工」:整個球體開孔很小,數量也不多,透過小小的孔洞,可以看到裏面層層鏤空,每一層紋飾都不相同。

被列入中國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的牙雕,在廣州至少有兩千多年歷史。有研究文化的學者指出,廣州牙雕的發展與古代廣州對外貿易的繁榮密不可分。早在漢武帝平定南越後,就派出使者沿着百越民間開闢的航線,從廣州出發,帶領船隊遠航印度洋。他們用絲綢和黃金,從南亞、東南亞各古國換回明珠、象牙等奇珍。此後,象牙沿着海上通道大量運抵廣州,本土象牙工匠近水樓台先得月,發明了系列的象牙珍品,進貢皇室。廣東工匠技藝出眾,地緣優勢是關鍵因素。

廣州博物館副館長曾玲玲告訴記者,牙球、牙扇和牙舫,是廣州牙雕三種典型代表作。廣州博物館有一艘由故宮博物院調撥的象牙龍船,船上有三層樓閣,每層均雕樑畫棟,還有王母、眾天女、八仙、福祿壽三星以及船夫、樂手等共42人,每個人面容栩栩如生。這是清代廣東官員為慈禧太后祝壽專門雕製的一對龍鳳象牙船,其中龍船調撥到廣東,鳳船還在故宮中。